xml地图|网站地图|网站标签 [设为首页] [加入收藏]

徐闻猪仔岭80亩生态林被毁,涉案村民逍遥法外

作者: 政法头条  发布:2019-05-01

该县坡正湾村在争讨50亩农田过程中有人自杀有人在派出所被殴

湛江市徐闻县前山镇下园村委会楼前村(现称下园村委会永安村第三村民小组)村民黄光流日前向郑科授爆料称,该村1962年种植的80亩生态林遭到永安村村长李德瑞率50村民先后四次到林地上肆意推毁,在警方介入立案侦查2年多的时间里,涉嫌违法的当事人至今逍遥法外,未受到法律制裁。

曾庆强为何在派出所内被打至昏死,值班警察只简单答了一句:“一不小心他们就冲过去打了。” 曾华军感到非常悲哀:“我们把人交给警察,结果人在警察眼皮底下被打成这样,到底是什么原因?”

图片 1

生态文明村,是令人心动、引人遐想的理想。

永安村50村民违法砍毁80亩生态林

然而,对遂溪县岭北镇横山村委会坡正湾村来说,这个理想却成为一场噩梦的发端。

2017年8月17日,郑科授在接到黄光流等村民的爆料后,驱车到实地调查采访。

《南方农村报》记者 彭进 发自遂溪

郑科授率团队调查人员赶到案发林地时,正至中午,烈日当空,耀眼的阳光正在暴晒这已经被夷为平地的生态林地,站在林地上,空旷无垠,可望见对面的海南岛。如没有人介绍,谁都想不到2年前这里曾经有一片郁郁葱葱的生态林迎风招扬。

私下发包农田还债

随行的村民黄光炎介绍,生态林地被当地人称为“猪仔岭”,因为这里曾经是楼前村的旧村址,当地人也称该岭为“楼前岭”。在2015年6月11日8时许,永安村“猪仔岭”的一片生态林被被永安村村长李德瑞指挥约50名村民砍掉80亩生态林,后用钩机推平为宅基地,欲出售牟利。村民黄光流获悉后,于次日(12日)向当地警方报案,要求徐闻县公安局依法进行处理。徐闻县公安局山海边防派出所于2015年6月12日将该案受理为治安案件,同年7月20日转为刑事案件受理。

今年2月29日,整个事件开始由地下浮出水面。

经办案民警走访前山镇党委副书记林永广、国土所、林业站相关人员及从双方提供的证据了解到,徐闻县前山镇永安村曾经下分为第一、第二、第三生产队,第三生产队原称楼前村,后与永安合并为新的永安村。据了解,从1962年开始,政府提倡在永安村“猪仔岭”上种植生态防护林。后由政府提供种植树苗,防风固沙。永安村原第三生产队村民在“猪仔岭”种植了生态防护林。几十年来,永安村与原第三生产队发生过多次生态防护林土地权属问题纠纷,当地政府也曾经多次介入调处未果。

那天,坡正湾村民发现,在本村位于赤颜片(地名)的农田里,有台来路不明的拖拉机正在犁地,将20多亩辣椒、花生和甘蔗清理得干干净净。

据当地警方介绍,永安村与原永安村第三生产队黄昌法、黄光权、黄光流、黄光炎等村民因为对“猪仔岭”生态林地的使用权权属不清,引发双方几十年的矛盾纠纷。2015年6月11日,永安村原第一、第二生产队的50多名村民以要在“猪仔岭”建房子为由,把“猪仔岭”的部分生态林木砍毁。

是谁在明目张胆侵占农田?村民立即打电话向岭北镇政府和岭北镇派出所报告。

  据了解,当地警方为此也曾经多次组织双方进行调解,但是由于永安村原第三生产队村民黄昌法、黄光权、黄光炎等人拒绝接受调解,导致调解工作暂停。

第二天,镇政府派人到横山村委会召开坡正湾村民会议。会上,坡正湾代理村长林培仁宣布,去年底村里建设生态文明村时,将长约1300多米的村道硬底化,交由横山村民梁某承建,花费几十万元;由于种种原因,村里暂时无法付钱,他便代表村里将那片50亩的土地发包给梁某抵债。

黄光炎在接受采访时认为,虽然警方有处理村民土地权属问题的诚意,但是首要问题是警方应该先将违法砍伐、故意毁坏财物的案件处理好,追究涉案人员的刑事责任,再调解处理经济赔偿问题。

会场一片哗然,村民大呼“林培仁胆大妄为”。村民纷纷要求查看承包合同,遭到林培仁拒绝。

图片 2

村民叶荣清说,发包集体土地需要获得2/3以上的村民同意,而坡正湾村有180多位村民拥有责任田,目前已有110多位签名反对此次发包。

警方为何立案侦查2年未果?

在这次会议上,以及在后来的多个场合,岭北镇政府官员均表示,“无论如何,林培仁私下发包土地给梁某,是没有法律效力的行为,土地必须归还村民。”7月2日,岭北镇委黄书记向记者证实,“严格来说,林培仁不是合法的村长,只是代理村长。”

为什么这个事实清楚、证据确凿的毁林案件竟然侦办2年未果呢?难道遇到什么阻力?或是像村民爆料所称办案人员受贿而偏袒犯罪嫌疑人?

但是,镇政府考虑到承包商也很委屈,并未要求梁某赔偿村民的农作物损失。

郑科授在调查采访的过程中获悉,根据徐闻县价格认证中心在2015年7月20日作出的徐价认[2015]89号《关于被砍毁桉树的价格鉴定结论书》显示,该中心仅对28.50亩被毁桉树的总鉴定价格就高达为48615元。根据刑事案件的立案标准,涉案人员已经构成了违法犯罪的要件。

由于修路款迟迟未能结清,梁某也一直不放弃对50亩土地的“承包权”。村民去耕作,他便派人破坏;他种植甘蔗,则被村民拔掉。一方被欠了钱,一方被占了地,双方的火气都很大,怨气也越积越深,多次在田间、村头发生冲突。

而徐闻县公安局在回应这一质疑时称,徐闻县价格认证中心于2015年7月20日作出被毁林木价值48615元的鉴定结论,山海边防派出所就在2015年7月20日将该案转为刑事案件受理,对“猪仔岭”林木被毁案件进行立案侦查。在侦查过程中,由于该案涉案人员之多,双方都无法提供砍毁林木的涉案人员。并且牵涉到林地历史纠纷等问题,而前山镇政府对关于永安村“猪仔岭”生态林地使用权属的协查函和徐闻县林业局对关于确定“猪仔岭”生态林地使用权属协查函一直未给予答复,也给该案的下一步办理造成很大的难度。

在后来的拉锯战中,梁某又逐渐犁掉了村民的10多亩农田,导致这块土地丢荒。

徐闻县公安局认为,为了妥善处理该案件,提出了如下意见:1、徐闻县公安局将加强督促山海边防派出所继续多方位深入调查取证;2、建议由当地党委政府牵头相关部门对纠纷林地进行确权;3、徐闻县办案民警将积极配合前山镇政府及相关部门及时了解掌握双方人员状况,尽早处理好该土地纠纷做好纠纷化解工作,从根本上化解双方矛盾。

农妇自杀 稻田被毁

对于徐闻县公安局这一回应,黄光流称“这是一派胡言。因为根据我们村民拍摄的视频及照片显示,永安村村长李德瑞等人当时就在场指挥砍伐林木,证据确凿,毁林事实清楚,不存在无法提供砍毁林木涉案人员的问题。只要将涉嫌违法犯罪分子抓获归案,一切问题就迎刃而解。”

村民余正发的辣椒地位于被代理村长发包的50亩农田之内,约有5亩。他是坡正湾反对林培仁非法发包的中坚分子,也是此次纠纷中受害最大的村民。

此间一政经观察人士认为,对于徐闻县公安局对此案的说辞和做法,应该更多是考虑到社会稳定和谐的问题而投鼠忌器,不敢将违法犯罪抓捕归案。但作为公安机关,第一要务是应该依法将已经触犯法律的犯罪嫌疑人绳之以法,狠狠打击违法犯罪行为,社会才能和谐稳定。将涉嫌故意毁坏财物的犯罪嫌疑人抓获归案后,对于土地纠纷的进一步处理,无形中给相关部门提供了更多的便利。

3月12日,余正发请人一起去给辣椒地抽水灌溉。他们架好了抽水机和9条抽水管,但很快,这些抽水装置被闻讯的梁某派人强行拆除,其中一条抽水管被弄破。

对于“猪仔岭”生态林被毁一案的进一步处理结果如何,郑科授将继续追踪报道。(郑科授    林亦雄    邓晓海)

余正发向岭北镇派出所报案,得到的回复是:“没有找到梁老板。”

由于缺水,余正发的辣椒地就此干枯,一无所获。

余正发的老婆天天埋怨他逞能出头,把事情搞得如此狼狈。两人吵得不可开交,吵啊吵,一直吵到3月26日,女人一时气短,竟然用一根绳子上吊身亡。

对此,村民不胜唏嘘,“要不是这场纠纷,怎么会死人呢?我们失去的已经太多了!”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6月22日,村民陈日生、余刘清和叶荣清等人耕作的大片水稻突然枯死,面积达10余亩。

经过查验,稻田是被人在前一天夜里喷了除草剂。据估算,10多亩水稻至少损失1万多元。

本文由ca888亚洲城唯一官网发布于政法头条,转载请注明出处:徐闻猪仔岭80亩生态林被毁,涉案村民逍遥法外

关键词: